Olly

港湾桥头

啊,我觉得我这个人有点问题的。两个好朋友谈恋爱了,挺烦的,一看他俩秀恩爱就想打他俩,真的那种特别真实的想打,为什么呢,明明他们感情很好,单分开每个人都挺可爱,就是想打,啊,唉,痛苦

喜出望外的傍晚2

睡不着的痛苦你懂么

你别懂

这是大人才有的痛苦


2.

       郑云龙感到一阵绝望,真的,绝望。

       不是首都的问题,北京真的很棒,不同于青岛美在起起伏伏的街道、街边德式的建筑和风里的海味,北京的美在于古都的沉淀和气魄,以及现代和古代交融并汇的美;也不是学校的问题,学校在大学城里,到处都是结着伴儿的年轻人,一路上各种社团各种表演没人能挪得开眼。

       所以问题出在哪呢?刚开过班会的郑云龙躺在郑妈妈给带的大棉被上,想了又想。

        “还好么,要喝点水么?”看着郑云龙在床上翻来翻去,不知道折腾什么,唯一到了的室友阿云嘎有点坐不住了,拿着杯水,站在郑云龙床头喊他。

       “啊,没事儿没事儿,有点……可能是有点饿了吧”郑云龙一边尴尬的抬头看着站在他床前的阿云嘎,一边伸手接了热水。心想着,这老哥们,浓眉大眼心还挺细。“谢了啊,班长”

       阿云嘎扶着上铺的床架子,两条长腿随意的搭着,听罢展颜一笑 “没事,喊我嘎子就行。起来吃饭去不?”

        “去去去”郑云龙连声应着,起来随便披了件外套就和阿云嘎一起出了门。

        俩人走在路上收获了不少学长学姐们的注目,郑云龙倒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和他有什么关系,旁边这位嘎子哥,那才是吸引人的一位。郑云龙偏过头边走边想,刚碰面的时候,还没觉得有什么,这位不就是个少数民族,人高点白点,不说话笑着看人的时候迷人点儿嘛。真正让他觉得这个人也太棒了的时候,是在班会上。这个大学的班会可真是太不一样了,每个人介绍的时候都说起自己学了多久声乐,多久乐理,性子活泼的还当场就给大家唱上一段。嘎子怎么当上的班长呢,他起来什么也没说,先唱了一段蒙古民谣,自他开口,整个教室安静下来了,好像内蒙的风和云还有夜晚的星空都随着歌声飘来了。

        郑云龙向第三次被学姐拦下的阿云嘎报以礼貌的微笑,心里继续想着班会上的嘎子,哦,郑云龙挑了一下眉,这位在嘎子面前害羞带怯的学姐知不知道嘎子可能比她还大呢

        “对不住啊,走吧,想吃啥,我请你”阿云嘎在对学姐拒绝三连之后,有些抱歉的问着他“多大事儿啊,都行啊,有肉就行,哈哈哈”郑云龙伸手抬了抬帽子,白净的脸上因为热透出点儿红来,阿云嘎连忙拉着他去走了林荫路。

      树影下的确是凉快些的,阿云嘎小心的走在外侧,尽量让郑云龙走在树荫下,“”对了”,他随口问,“”班会上说的那个模仿动物的,你想出来模仿什么了不?”边说边往前走着呢,老半天没人理他,一回头看郑云龙傻站在那儿,两个大眼睛要瞪的像牛铃。

        “啊!”郑云龙在心里叫出了声,“就觉得忘了什么事儿呢,这老师可也太愁人了,什么也没学,就先让大家表演,这表演什么啊,难道人人都学艺8年今年18,还是人人都天生老艺术家啊,绝望!”

       “怎么了”阿云嘎走回郑云龙面前,看着这个心里满是小作文的家伙,郑云龙心里正扑腾着呢,一抬头撞上阿云嘎的凝望的眼神,脱口而出“嘎子,你得帮我”

        嘎子一愣,什么也没问,先笑着应了好。

       

喜出望外的傍晚

写作目的:自己脑袋里炸开的烟花,也想让大家看看

保证OOC

大概很长

https://shimo.im/docs/xtgpgP1OW64J2w8y/ 《喜出望外的傍晚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云次方

我决定了,云次方的文章太少了,我要准备产粮了

在天灾人祸的时候想起你

啊,这迷醉的岁月啊,一丝风都没有的时光啊……慰问了闺蜜是否安全,天灾人祸实在可怕,感恩生活,还能喘息的时候就要好好活,加油啊,你也是(>_<)


        昨天上厕所的时候,突然在想,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我的父母一直跟我讲,要为梦想活,要活的开心,但为什么当我选择的时候就会强调对家庭的责任和能不能养活自己?我们究竟为什么而活呢?

         那这个问题问男友,他说这都是哲学家要考虑的事,我们不要想那么多,做好自己觉得对的就成。有的时候,我也真是羡慕他,好像什么都不想就过得好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过好像也没错,探究人的起源和活着的目的的事,自古至今谁又能说的清楚,且行且珍惜吧


最近很多想法,可惜好像也不愿周围的人知道。能在这儿小心的记录下就好,感谢网络〒_〒